以民营力量挑起国之重任
以民营力量挑起国之重任

  一位中国化妆品配方师的梦想

  记上海东晟源日化有限公司总经理谢坤

  我最大的梦想就是建一所化妆品研发中心,它涵盖皮肤研究、原料开发、配方技术研发、安全检测、功效检测、调香研发以及配套的技术人员培训。那时我便可以全身心投入到研发当中,把国内优秀的化妆品研发工程师聚集到一起,打造一支精品的研发团队,培育出中国的国际化知名品牌,培养出更多的化妆品科技人才。

  为求得配方自主权自己搭台唱戏

  谢坤,1995年毕业于长沙理工学院化妆品精细化工专业,是中国化妆品行业第一批科班出身的化妆品专业配方师。大学刚毕业的谢坤面临的最大难题就是如何把书本的理论应用到实践当中。他当时受聘于广东的一家化妆品企业,为做一款成熟稳定的配方,他常常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实验室,做各种不同的尝试,那个阶段他没有度过节假日,几乎每天工作到深夜。他吝惜属于自己的每一寸时光。后来谢坤有幸结识了老师徐良,徐良老师从事化妆品技术研究与研发管理20余年,是北京日用化学研究所所长,同时担任卫生部化妆品卫生标准化委员会委员、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化妆品标准专家委员会委员、全国香料香精化妆品标准化委员会委员、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化妆品审评专家,参与了多项我国化妆品行业监管法规及标准的制定与审定工作。

  在老师循循善诱的引导下,他终于明白任何一款产品都有它特定的配方理论体系,掌握好这个体系,再把理论基础做好,产品的方向也就自然可以明确。在化妆品的基础配方中,一般把原料分为基质原料和辅助原料.基质原料是组成化妆品的主体,可在化妆品中起到主要功能。辅助原料是对化妆品成型、稳定起作用的物质,赋予化妆品色、香作用。

  经过徐良老师的点悟,谢坤不再生硬地去照搬一些书面的东西盲目做实验,而是开始活学活用,充分理解掌握原料之间君臣相佐的关系,并融会贯通于其中。他惊喜地发现原来每款原料是具备灵性的,它们是鲜活的、有生命的,他开始以一种敬畏的心态与它们相待。在特定的时刻他甚至可以感受到他和原料之间那种柔柔的默契,彼此沉醉其中,犹若一对含情的恋人。这种美妙的感觉瞬间会迸发出一股强大的创造力,他顿时变成了一个诗兴大发的诗人,又似一个挥舞着画笔的国画大师,这种灵感的闪现成就了他那至今无人可以超越的顶端配方。

  就在谢坤的配方技术日益精炼勃发的时候,他受到了制约。因为企业对于成本的投入是有限的,他不能依照自己的意愿去购买心仪的原料来做产品试验。当时他选择了辞职,但为了让企业不因自己的离去而遭受太多损失,他与新接班人的交接工作竟然持续了半年之久。

  2003年谢坤在广州开始组建自己的工厂,两年后又把工厂搬迁到上海松江区,正式成立上海东晟源日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晟源)。至今11年了,东晟源一直为多个化妆品品牌提供生产加工。2012年东晟源率先做了当时只有制药企业才有的GMP认证,生产车间达到十万级的净化,规范的生产加以专业独特的配方技术,东晟源不仅赢得了业内的肯定,还造就了一大批知名的化妆品品牌。

  自己做了老板的谢坤从此可以依照自己的心愿随心所欲地去购买他需要的配方原料、设备以及布置车间生产环境,他要求每一步都做到精致。他杜绝那些低劣东西流入到生产、技术和员工。为了让自己的配方技术与世界水平同步,他亲自去购买国内国外的各大品牌的产品进行研究分析,目前他已破解掌握了其产品的配方体系,从雅诗兰黛、兰蔻、欧莱雅、资生堂、花王等等众多品牌产品,仅在此项的花费就达一百多万元。在针对各大品牌的分析中,他觉得单从配方技术来讲,他的配方技术可以等同甚至超越于这些品牌之上,但唯一不足的是产品中添加的香味技术。所以在2013年他开始报名调香师的培训学习,专门购买了7万多元的纯精油产品,进行不同香味的调试,而人的嗅觉是有限的,他每天只能闻4到5种香味,再多闻的话鼻子就失灵了。

  在谢坤的领导下公司根据量身定制的品牌战略,在不同国家和地区针对消费者不同的肤质,推出不同类型量身订做的化妆品。这种首家推出私人定制,为不同个体打造高端护肤化妆品的举措,在很短的时间内赢得了众多职场女性及演艺界人士的追捧,如今来自不同地域的登门造访者已让谢坤应接不暇。随着谢坤的名气越来越大,东晟源公司的影响力在业内也越发广泛,又有更多的中外品牌商纷纷找上门来要求与东晟源合作。

  把对原料配方体系的管理融会贯通到企业员工的管理当中

  做技术对谢坤来说是乐此不疲的事情,可做企业管理对他在建厂之初却是个大问题。谢坤从大学毕业就一直从事?术研发工作,只要把各种原料间的关系处理好就万事大吉了,而要管理好当时厂里的几十口工人却绝非易事。那时的他把大多数的时间精力用于专研技术,厂里的事务因此受了耽搁。建厂之初规模虽不大,却麻雀虽小而五脏俱全,从内部的生产加工、各个岗位的部署调度和职工的吃喝拉撒,到外部的市场销售以及与各个主管部门的协调对接,都要靠谢坤一手去抓,再雪上加霜的是自己亲手培养的技术人才经常性遭遇同行挖墙脚,一段时期谢坤的感受是焦头烂额,疲于应对。

  纷乱之处,谢坤经常坐在实验室面对着眼前装在瓶瓶罐罐里的原料静思,有一天他恍然领悟,为什么不能拿对原料的管理方式来管理人呢?

  随后他把公司的每一位员工进行了系统化的分析,依照管理原料的方式,把他们逐级分层,因人而异责任到位。这种有效的管理实施,让厂里纷乱的秩序变得条理有序起来,经济效益随之也实现了大幅度的增长。而对于同行挖人的问题,他也琢磨出一套有效的方法,在配方时,他采取逆思维的配方手法,这样即使别人得到他的配方,也解不了他的技术,同时他也不得不控制在员工层面的技术保留。如今厂里的工人已达300多人,但再未出现过先前的麻烦。东晟源在他和团队的努力下,在持续不断地发展壮大着。但这种对技术的把控有悖于谢坤的内心,如果不是为了企业的良性发展,他真的不愿意这样做,他的内心世界里自己始终是个化妆品配方师,而不是商人,他期冀自己可以亲手为这个行业培养出更多的配方师更多的人才。

  有一颗干净的内心方能有一片明亮的世界

  做企业最大的目的应该是利益,而谢坤作为一个企业家让他引以自豪的却是抵挡得住某些利益的诱惑。从20世纪80年代末开始,随着中国经济的迅速腾飞,中国化妆品业呈现了一片爆发性的增长,也可以誉为是一场极其野蛮性的滋长。太多的商人以投机的目光瞄准了这块尚待开发的处女地,他们以各种诱人的天花乱坠的宣传口号煽动者每一位追求美丽的盲目女人,不变的质量内芯,套上频繁更换的华丽却粗糙的包装,再配以各大媒体不负责任的大肆嘈杂,让这些敢于吃螃蟹的先锋队员,大发其财,个个赚得盆满钵满,养就了一副虚雍的皮囊。这种暴发户的心态里没有货真价实的契约概念,唯一存在的就是利益再利益。

  谢坤目睹了这些种种的市场乱象,他拒绝随波逐流,他看到那些冲进来的欧美品牌背后深深地为他所敬仰的积淀,作为一名化妆品配方师,一名行业科班生,他深信这种乱象是短命的,不会长久的。

  老师曾经的一句话一直被他列为做事的准则,有一颗干净的内心方能有一片明亮的世界。老师告诉他要想成为一位有成就,在行业有所建树的配方师,须得保持一颗干净的心,内心污染了,你最后连做配方所需的灵性都会失去。

  东晟源在11年当中,曾经将大批的图利者拒之于门外。谢坤清楚记得在工厂开业初期,一位做韩国品牌的商家来找他加工产品,当时的定价是:包装56元,膏体1元,谢坤当场就拒绝了,他知道1元膏体意味着一堆低廉的劣质原料,如果涂到消费者脸上,受伤害的不仅仅是那张脸,连带还有那个身体,这样的事,他绝对不会干。

  他一直给那些来做加工的品牌商传输一种膏体至上的理念,少花些奢华的包装钱,少打些广告,把成本放在膏体的质量上,让消费者用满意了,回头率才是产品的硬指标。他也深深痛惜一些国产品牌,他们花了巨额的广告费用,狂轰乱炸到每一个电视节目间,而今回头率寥寥。近年他在做化妆品代加工的同时,也刻意培养了几款自己的品牌,比如莫诗品牌,其中蕴含了他精巧的构思,从原料的选择,香味的添加,配方的技术,以及生产工艺的把控都是经他一手打造而成。目前据各家专卖店的数据统计,莫诗的回头率已达百分之三十。

  小小谢坤的鸿鹄志

  在东晟源日益稳步发展的当下,谢坤又把精力回归到了化妆品配方技术的研发中。鉴于为各个品牌做代加工的缘故,谢坤的配方产出率要远远高于一般单品牌的配方师,如果把运用到产品中的配方和目前尚在储备阶段的配方加起来,谢坤的配方可达到几百万之多。而如此多的配方都是谢坤在自我繁殖的研发状态中完成的,他不希望这种状态继续,因为国外那些大的品牌公司,都是由一支研发团队共同完成每一个项目,研发工作需要更多精英人物的思想汇聚。比如在韩国,一个品牌成功的背后往往是举国之力来实现的。

  目前我们的国家没有国际化的化妆品品牌,化妆品行业科技人才也非常匮乏。让谢坤感到遗憾的是东晟源的力量还太小,还养不起那些优秀的技术人才,还没有能力投入资金来建一座化妆品研发中心。但将来随着国家行业法律法规日益健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局对企业的监管越来越严格,谢坤深信像东晟源这种有着自己专业研发技术,坚守着诚信准则的企业,会越发凸显出它的优势,在大风吹起的浪潮退却之时,这颗被沙尘掩盖着的金子一定会绽放出它最耀眼的光芒。到那时,谢坤可以如愿建起他的化妆品研发中心,在这里他们可以如愿为国家培养出大批的化妆品技术人才,研发出更多适合不同人群使用的精细化化妆品。到那时我们的国人不用再为产品的安全而担忧,他们可以尽情享受着化妆品为他们带来的愉悦感;我们的国产品牌能够远销到欧美日韩这些化妆品技术发达的国家;我们的国家在世界化妆品领域有了自己的一方阵地,有了自己的话语权。谢坤说这是他们的梦想,也是他们不可推卸的社会责任,也许实现这个梦还要几年,甚至几十年,但他们不会放弃。

  文/本刊记者 庄小洁